幸运飞艇 > 装修叔公日记 >

叔公强奸少女生下孩子只为留证据

  月初,当年仅15岁、三个多月前还在小学念书的女孩麦娴(化名)出现在记者面前时,艰难地腆着一个大肚子、脸色蜡黄蜡黄的。本来,月底一个小生命就将从她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但她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一天的来临。因为,“肚子里的‘杂种’的父亲是一个先后强奸我三次的62岁老头”,麦娴这样说。

  据麦娴的母亲介绍,今年3月份,她发现女儿的肚子渐渐鼓了起来。恰好那阵子女儿患有妇科病,她以为女儿肚子凸起是妇科病作祟,便带女儿到一个诊所检查。检查的结果令她大为吃惊:女儿怀孕了!她把女儿拉回家,厉声逼问了半个多小时后,女儿终于哭着说“是老姜(麦某外号)叔公”。

  据麦娴说,去年9月初的一天早上,经常来串门的叔公麦某乘她一人在家之机,将正在房间里梳头的她抱住并压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她的嘴,剥掉她的裤子,欲对其实施强奸。她拼命挣扎,麦某强奸未遂。去年9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她放学回家后,麦某又窜了进来,将正在小便的她推到墙角,对其实施了强奸。今年2月开学前的一天下午,麦某再一次强奸了她。

  麦娴的母亲对记者说,当她得知是“老姜叔公”干的后,立即找到麦某,对方吓得脸色发青,先是喃喃自语,接着说“不要宣扬”、“赔多少钱都可以”。当晚,麦某给她送来2000元,说是给麦娴打胎用。麦母嫌少,没收。

  3月17日,外出打工的麦娴的父亲匆匆赶回家。据他介绍,回家后他找到麦某,对方没有耍赖,说:“对不起老侄,阿叔不想错也错了,打死我也好,拆我的屋也好,随你处置。”麦父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同意麦某“私了”的意见,要求对方赔偿1万元。麦某答应了,不过“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三天后才可付清”。第二天,麦某在深圳打工的儿子回来了,他不同意赔1万元,“最多只能赔三四千元”。3月19日早上,赔不出钱的麦某突然跑到油溪派出所“报案”。

  麦某“报案”后,派出所干警立即讯问了他。连平刑警大队二中队干警随后赶到派出所,以涉嫌强奸为由将麦某押到县里刑拘。刑拘期间,刑警二中队干警一直在开展调查取证工作。据该中队负责人介绍,他们处理这个案子非常谨慎,但由于离案发时间较长等原因,取证困难,未能掌握充分的证据。结果,他们在多次与县检察院讨论研究后,于4月19日(刑拘时限最长为30天)对麦某采取取保候审。该中队负责人称,此案仍在侦查中。

  今年3月19日以来,麦娴再也没有走进校园。念五年级的她不得不辍学。她说她很想上学,因为家里穷,去年初她母亲打算让她退学,但她哭着喊着要上学,最后母亲借钱为她交了学费。采访过程中,麦娴几次几乎哭着问记者:“我以后还能不能上学?”

  张秀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麦娴把小孩生下来,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她违反了计生政策;从麦娴本人的角度来说,她的一生都可能因此受到不利影响,毕竟她现在还不满15周岁;从小孩的角度来说,小孩是无辜的,在这种环境和情况下,小孩很难健康成长。因此,妇联鼓励麦娴尽快做引产手术。引产前,有关部门(机构)必须为其做好亲子鉴定。

  张秀琴说,作为妇“娘家”的妇联,有责任设法帮助麦娴,同时呼吁相关部门积极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尽快侦破此案。她认为,如果麦娴反映的情况属实,她在受害后不敢也不懂得运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群众的法律意识不够,特别是在偏远农村。为此,连平县妇联和油溪镇妇联已多次上门做麦娴及其父母的思想工作。

  7月13日,河源市妇联主席张秀琴等一行来到麦娴家中,先是做麦娴父母的思想工作,将“深藏不露”的麦娴“引”了出来,接着再劝说麦娴尽快做引产手术。经过近4个小时的耐心劝说,麦娴及其父母终于同意做人工引产,保留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