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 > 装修叔公日记 >

共叔段自不量力企图发动兵变抢夺君位最终却兵败逃亡郑国

  共叔段其实本命并非叫共叔段,他是春秋早期霸主郑庄公的同父同母弟,只不过最后犯了点事,被逼无奈之下逃到了卫国的一个叫共的地方,便因此被后世称为共叔段。

  这还是春秋早期的事情了,郑武公之妻武姜分别于公元前757年和公元前754年生子寤生和共叔段,寤生便是后来的郑庄公,当时武姜生郑庄公的时候因为难产,以至于武姜从来就不喜欢这个大儿子,而偏爱自己的小儿子,即便是这样寤生还是非常疼爱他这个同父同母的弟弟。

  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共叔段便时常跟着哥哥一起出去玩耍,后来年长一些的时候便又跟着哥哥习字练箭,虽说武姜不待见自己的大儿子寤生,但是共叔段对自己的哥哥却非常的好,时常的偷偷从母亲武姜那里偷好吃的东西送给哥哥寤生,每当此时寤生都会感动的留下眼泪,并在心中时常对自己说,以后为自己成为郑国国君之后一定要好好善待弟弟。

  可是母亲武姜偏爱共叔段,时常在共叔段面前说哥哥的不是,时间长了,共叔段对自己的亲哥哥寤生也有了些摇摆不定,但是终究还是自己的哥哥,并且哥哥是郑国的嫡长子,郑国国君之位早晚是哥哥的,身为弟弟的共叔段原本想着以后自己尽心尽力辅佐哥哥,可是武姜时不时的在他耳边吹风说我在跟你君父商量商量,让你以后继承郑国君位。

  公元前744年,郑武公病逝,寤生继承郑国国君之位,史称郑庄公,而此时的武姜不甘心让这个自己不喜欢的儿子继承国君之位,便找到共叔段说这郑国国君之位原本是属于你的,但是被你的哥哥篡夺了,难道你甘心嘛?你就这么甘心屈服于寤生之下?共叔段听说心中渐渐相信母亲的话,于是便开始趁庄公君位不稳定的时候发难。

  武姜先找到郑庄公替共叔段要封地,刚开始要的封地是郑国的制地,郑庄公出于对郑国战略要地的考虑没有答应武姜的要求,于是武姜又要求郑庄公把郑国的京邑封给共叔段,郑庄公无奈之下答应了母亲武姜的要求,他深知京邑是郑国最大也是最富有的封地,给弟弟就给弟弟吧,谁让共叔段是自己唯一的亲弟弟。

  共叔段到达京邑之后,原本想着哥哥能把这郑国最好的封地给自己,我应该在封地好好有一番作为,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哥哥了,他在给母亲武姜的信中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母亲来信却说她之所以替他要这块封地,是想让他在这里扎根立足,培养自己的兵马力量,以等待时机发动兵变,迫使郑庄公退位。

  武姜只是偏爱自己的小儿子,却不知道他的小儿子没有大才,政治谋略比郑庄公更是差很远,这也是当时郑武公坚决不废寤生而立共叔段的原因。

  不过共叔段却鬼使神差的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在京邑开始积极筹划军马粮草,以备时机成熟发动兵变取得郑国君位,在经营了一段时间之后,共叔段并不知道哥哥郑庄公对自己的忍耐程度有多大,于是就让郑国西部与北部边境既听从郑庄公号令也要听从自己的号令,郑庄公当时心想只要弟弟不造反,任由他怎么做都行,而共叔段此时却认为郑庄公威信不如他。

  公元前722年的时候,共叔段觉得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自己已经有能力与哥哥郑庄公一较高下了,就趁郑庄公不在郑都的时候与母亲里应外合发动了兵变,其实他哪里知道他这一切的行动都在郑庄公的掌控之中,兵变很快就被郑庄公给了下来,而此时的共叔段才深刻的明白父亲当年为什么不立自己为郑国国君,他的政治谋略比哥哥差远了。

  兵变之后,共叔段逃到了卫国的共地,所以在历史才称他为共叔段,而不是姬段。共叔段兵败之后哥哥郑庄公却也没有赶尽杀绝,就让共叔段留在了共地,可是在公元前719年的时候,共叔段再一次被他的朋友卫国州吁说服,卫国与宋国、陈国、蔡国组合五国联军,打着共叔段旗号开始攻打郑国,虽说最后以失败告终。

  此时的共叔段,真是有口莫辩了,只能四处躲藏,以免被郑国的军队抓到,直到后来郑庄公的儿子郑厉公继位之后才下令在在追究对共叔段了,不过此时的共叔段也已经病逝了,只不过他的子孙不用再像他那样四处躲藏了,后世成共叔段的子孙为公孙段氏。